提供生活服务

只抄制度不改文化,台湾教育别再盲人摸象了

只抄制度不改文化,台湾教育别再盲人摸象了

教育向来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必争之地。台湾作为一华人之国家,承袭了许多的教育文化传统,这些传承的优劣利弊常是政治口水战的重要议题。很巧,因为近代的历史渊源,台湾菁英多在海外留学,台湾的教育常常被拿来跟欧美国家比较,而很不幸地,这些比较通常都基于一种「国外的教育较台湾优」之成见。由于评论方向原本就存有相当严重的偏差,许多缺乏逻辑性、过度神化国外教育的文章层出不穷,冥冥之中助长了一种 「吃碗内看碗外」 的盲从心态,使教育改革不力。

美国的教育正是被不当比较、过度神化的一例。

敝人在美从事教育相关社会企业、教育科技研发至今约八年,曾在教育科技研究中心任职,后透过创办社会企业帮助美国各州公立中学建置互动式学习平台,现致力于美国研究试办双语科技化微型学校,可望提高教师薪资与降低学校科技化之成本。敝人希望能透过分享一些相关经验来抛砖引玉,希望能促使大家对台湾教育制度与文化有更务实的反思。

求证偏见

出自科学背景的朋友对求证偏见应该都不陌生,其意义在于趋势与资料之观察者常因自身的立场而只关注对自己的假设有利的人事物。台湾人在看待美国的教育时,可能是为了创意、培育技术人才或产业发展寻找个简单明了的答案,而单单挑出些片面的现象与数据来讨论,将一些无关紧要的现象硬定位成解药。

举个例子好了。最近在网路上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在 CMU 交换的那半年,看见美国、台湾电脑科学教育的巨大鸿沟」,作者对于 CMU 跟交大最大的不同就是 CMU 要求学生读更多课本文献、CMU 很操、CMU 使用 Git 与 Piazza 来管理课程,因此奠定了 CMU 在资讯领域的地位。敝人以为,这种说法很弔诡:如果原作者在乎的这些琐碎事就是 CMU 的实力基础,那是不是若交大要求学生多读课本文献、多出点功课专题、改用版本管理系统和论坛管理系统,就能在资讯领域称霸?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很巧的是,敝人是 CMU 资讯科学学院校友,大学期间曾在台大与交大的资工与统计研究室中实习过。其实 CMU 校内用过不只一套学习管理系统和论坛管理系统,但这些平台在校内的使用率并不高。甚至有很多教授还是以个人网站发布作业,然后要求用电子邮件或 FTP   交作业。而在 CMU 读书时,学生不但没有每天在 K 书,反而是越聪明的学生翘课和抱佛脚的频率越高。同侪之间都会关注一些很天才的同学每天无所事事、每天翘课,但是却什幺专题都提早交件,课堂上看似心不在焉却还能纠正教授。台湾过去出国留学生人数之多,更有许多教授是自国外学成归国任教,所以要论教材或是教学方法,不见得跟美国的大学有什幺根本上的差异。若纯粹论读书的用功程度,CMU 学生也不见得会比台大交大的学生用功。但课堂外,CMU 许多学生都有自己独立发起的专题和兴趣。毕业后,许多同侪的事业都结合了资讯和其他的兴趣,敝人一半以上的同学毕业三四年后都相继创业、或进入新创公司任职。

如果一个人本身对于高等教育的定义就是在读书,那不管去了多少地方、看了多少东西,最后的感想还是跳不出课堂管理、课本文献、作业专题几样。

然而,杜林奖得主 Herbert Simon曾说"Learning results from what the student does and thinks and only from what the student does and thinks. The teacher can advance learning only by influencing what the student does to learn."

这告诉我们,老师最可贵的就是创造学习的环境和风气,而教育的成功源自于好的老师提倡良好的学习模式和学习风气。

我们台湾人在看待教育时最大的问题就是只在乎「物」,对于教育的「精神」层面太过于漠视。

美国很大、教育分布极不平均

讲完了验证偏见,我们顺道讨论一下所谓的「美国教育」的前提。

美国,真的很大。

美国国土比中国大、人口世界排名第三、工业产值世界最大,比台北市年产值高的城市有十个,而纽约、洛杉矶、芝加哥个别生产毛额比整个台湾加总还高。美国的人种多元、政治意识形态分歧、贫富差距、城乡差距更是世界少有的。

相对于美国,台湾是个同质性相当高的国家。在台湾论「台湾教育」若都嫌笼统,用同样的眼光看待「美国教育」就更容易以偏概全了。美国的基础教育并没有全国性的统一纲领,几乎是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教学标準。麻州有 令人称羡的基础数理教育 ,肯萨斯州却曾尝试 将进化论从基础教育课纲中移除 。美国有不少私立贵族预备学校、富裕社区的近郊公立学校、私人管理的特约公立学校,但同时也有落后的 都市公立教育系统 ,并非像台湾一样有稳定且高质量的公立教育。

论高等教育,美国的大学指定测验 SAT州与州之间的分数和参与度 差距之甚难以想像 。而各州的 高等教育普及率 ,最大差距几乎整整一倍。论美国全国大学普及率仅约三成,是台湾的一半。

美国顶尖大学以私立学校居多,长春藤、杜克、麻省理工、芝加哥大学、纽约大学等皆为私立。由于许多私立大学一年学费几乎 等同美国平均家庭收入 ,因此私立大学学生许多家庭状况相当富裕,但亦有部分透过申请奖学金及学贷进入就读的学生。公立大学则有过半名额保留给该州州内学生,并将学费分为本州与外州 。

要论学校数量,美国拥有两千四百多所四年制大学,论密度并不比台湾低,其中自然有许多低质量的学店。

因此在讨论美国的教育时,第一个问题应该是:你讨论的是谁?美国的名校学生和美国公立学校系统之间基本上是没有什幺太明显的逻辑关係。

美国的高等教育不是只有一种

许多台湾人在看待美国教育时,已假设美国的教育体制比台湾更注重创意或是更注重实用性。

就好像台湾有台清交成,也有师大政大艺大,各种学校的性质都不尽相同。而美国的高等教育分布更广、性质差异更大。

台湾人关注美国大学时,其实都只关注大型研究型大学 ,除了上述之长春藤、杜克、麻省理工、芝加哥大学、纽约大学等,UCLA、柏克莱、史丹佛、普渡、艾默里等皆为研究型大学。这些大学受台湾人重视的原因是他们和台湾的知名大学性质最相近。要论实用性,美国最知名之研究大学除工程导向学府除外,几乎都是文法商和博雅教育主导。

只抄制度不改文化,台湾教育别再盲人摸象了
美国高等教育原本就相当多元化,

此外,美国高等教育有另一大宗,那就是博雅教育学院 。所谓博雅教育,字面上就是「自由的教育」,顾名思义,这些四年制学院的目标是教育学生成为能够独立思考分析且具有创造力的人。一般来说美国的博雅教育学院没有什幺专业科目 ,只有基础科学、社会科学、艺术、音乐等科目。美国知名之博雅教育学院有 Williams 、Amherst、Bowdoin 等。

所以说,在看待美国的高等教育,很全部用「实用」或「创意」盖而论之。应该深入了解美国各种学术体系的优缺点。

没有教育问题,只有社会问题

线上教育不会拯救世界,翻转教室也不会拯救世界。

为什幺这幺说呢?

因为世界上没有教育问题,只有社会问题。所有教育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都必须从社会层面着手。

在研究教育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惯性错误,就是以为 教育就是看书、听讲堂、考试 。而 教育不是只有内容学习 ,而是除了背诵型知识、程序化知识等传统教学内容外,还有逻辑性知识和元认知知识。

只抄制度不改文化,台湾教育别再盲人摸象了
教育只有看书、听课跟考试吗?

很不巧的,好的和差劲的学生最大的差异不是谁知识渊博、谁做事效率高,而是谁有办法深入分析、灵活创造,以及谁能够督促自己、妥善管理学习资源、规划自己的时间。前者需要的是逻辑性知识,后者则是元认知知识。这两种知识最难教,也是最难标準化的知识。

很多人以为只要将课本、讲义等开放化并且降低学费就能够提供全世界均等的教育机会。然而在台湾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弱势学生考上公立大学的 比例越来越少 。这种现象在美国也差不多,即便提供线上教学和更多的内容、科技经费,富裕家庭与中产阶级 vs. 弱势族群的差距依然没有明显缩小的趋势。

原因就在于最难教的逻辑性知识与元认知知识,说白话点就是学生的分析能力、创造能力和学习习惯。而这两种知识的产生往往和学生的生活环境有关,弱势生由于家庭经济压力大,可自我支配的时间和资源较少,往往没有时间与机会去进行探索性的学习活动。而由于弱势生生活圈中通常缺少在学业与事业极成功的长辈,因此在学习动力、学习习惯上的养成都从小注定将大打折扣。最严重的要算是所谓的 成见威胁,使弱势生可能因为社会其他人的成见而相信自己的肤色、血统、所在族群有不可改变的先天缺陷而无法在学业上与事业上成功,因而放弃在学业上努力。

过去几年美国线上教育提供商如 Coursera、Khan Academy、EdX 等崛起,透过科技业向全美国夸耀线上教育即将带来的教育机会均等。然而,这种趋势带来的极大的负面影响:与其深入了解弱势族群的社会问题,越来越多中产阶级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问题,认为 只要提供教学资源后就只是个人努不努力的问题了。

讲句实在话,一个人努不努力,除了少数个例外,常常都是所在的族群对个体的期许和支持所至。弱势族群缺钱,但是他们更缺富裕家庭和中产阶级认为理所当然的 。

线上教育和翻转教室捍卫者若不愿意深入跟学生实际接触、解决其面临的社会问题,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说穿了,许多线上教育提供者根本不能被称为教育上的突破。

为什幺?

因为没有任何一位教育家,能够像 Khan Academy、Coursera 一样,在九成以上的学生无法顺利完成课程,还可以把问题推给学生的。 教育家必须要对每一位学生负责,并且未因为每一位学生找出适合的教学方式,而不是像现在的线上教育平台一样只挑好教的学生。

线上教育和翻转教室在美国炒作已久,却 受许多教育家质疑没有解决问题 。对此,不是美国主流媒体报导甚幺就是最好的选择,应深入了解教育和学习的过程以及各种趋势现象对教育的影响。

制度问题与文化问题

台湾人看待美国教育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就是常常停留在制度上。然而这种审视态度又充分说明了台湾人秉持一切用「物」的角度去看待问题,而不会去探讨精神层面的问题。

而所谓精神层面的教育问题,就是「教育文化」,乃至「社会风气」的问题。

台湾的教育制度过去或许承袭了许多军国式训练,但是越改越像美国。不管是学测、推甄、指定考等改制,都是从过去的联考制度鬆绑,改为美国民营化的多元入学。

然而,大家或许比较少思考的是,很多人拿来说嘴的美国青少年科展、运动等,其实对台湾来讲也不是甚幺新制度。台湾的教育提倡德、智、体、群、美五育,有科学展览展、美术展览等,也有公民、健康教育等科目,制度上并没有明显的缺陷。

然而,了解美国和台湾在这些制度的运行上就可以看到很明显的文化差异。虽说制度类似,但是在台湾,老师可以因为段考而取消基本学科外的体育课、美术课、分组活动、伦理、健康教育等。而科学展览和艺术展览在台湾由于奖状能影响学生的未来,变成家长高度参与而扭曲了其探索式学习的本意。台湾人常常歧视体育班学生「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又将音乐课、美术课定位为「才艺」,在考试升学之余可视情况牺牲。

所以说,台湾的教育和社会风气问题有多严重?

换个比较轻鬆的话题好了,台湾人聊街舞和设计好像在研究科举制度一样。很多台湾人提到台湾的街舞舞者,常常都喜欢讲台湾的舞团在"世界街舞大赛"得过名。而对街舞稍微有点概念的朋友听了应该很不自在,甚幺叫作"世界街舞大赛"?有多国舞者的街舞赛事太多了,Juste Debout、Battle of the year、World of Dance 等知名的,到红牛赞助的各种街舞比赛,几乎所有都是跳舞人关注的世界街舞比赛。除此外还有有大量经费炒作的 Dancing with the stars、America’s best dance crew 等竞赛型电视节目,到底"世界街舞大赛"的头衔有甚幺意义?

对于美国人来说,奖项和名次是对自己实力和努力的肯定;但是对台湾人来说,奖项名次则是努力的目标。这就是两地文化最大的不同。

而台湾人论教育时最大的陋习,就是碰到甚幺都是在制度上开刀,最喜欢叫板教育部长、老师,甚至行政院长、总统。实施联考错了,实施指考、学测、多元入学让学生除了补习学科还要补习才艺又错了。菁英化高教错了,广设大学让大学学历太普及又错了。只有国立编译馆课本错了,一纲多本后因为準备考试还要另外买书又错了。现在,技职教育升上大学,现在大学生出来工作难找又要改回技职教育?

反正发生甚幺事情,台湾大众就是只会在制度上动手脚。要论基础教育的学力,台湾在 PISA 国际评比早在 2006 年第一次参与就 赢过台湾人喜欢拿来说嘴的芬兰 ,过去也一直都在世界前十名内。但是多数台湾人都对台湾的教育不满意。

请问这样还能把问题都推给制度吗?

而到底有多少人凭良心问过:大学普及化应该代表博雅教育和理论知识可以带动主动思考和创意培育,但是为什幺台湾人只注重找不找得到工作?多元入学的原意是希望在主要学科外有其他才华的学生也可以升学,为什幺到了台湾人眼里变成一定要逼迫自己小孩去补习才能「正常升学」?

製造出这些问题的真正元凶,不是老师、不是教育部长,更不是推动类似制度的欧美国家,而是台湾的家长、台湾的人、台湾的社会。

不管是甚幺样的教育制度,在一个功名利益主导的极端社会中,能产生的就只是一个功名利益主导的教育系统。

教育填补不了台湾的世代思想断层

台湾的教改不管如何罢黜联考、国立编译馆等威严时期产物,却都是换皮不换骨。真正最难改变的,是长久以来的文化主体和社会常态,让我们本体相离,说一套,信的又是另外一套。没有经历过戒严的Y世代,和目前主导台湾政经体系的长辈们,中间有着一道鸿沟,一道隔离了正义感和社会潜规则的鸿沟。

这道鸿沟,是认为国家应该保障人民的权益,但是却不认为公民、伦理是重要的教学科目;是认为台湾的教育不够实用,但是却把专业人才请来打杂;也是认为创意很重要,但是却喜欢用单微度的分数和名次来衡量创意;更是认为社会公义和机会平等很重要,但是却认为成绩较差的学生不应该上大学,硬要其转入技职体系。

所以别老是一直依样画葫芦地今天学美国、明天学德国、芬兰,后天转头又觉得中国的教育很不错,制度朝令夕改。

如果台湾的学生的国际评比成绩都如此耀眼时,却还是被我们批评没创意、没主见、没热忱,那是因为台湾的社会已经给学生创造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学习和成长环境。请记得: 没有教育问题,只有社会问题。要对台湾教育负责的不只是教育部长,而是家长、社会和造就延续我们社会文化的每一个人。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只抄制度不改文化,台湾教育别再盲人摸象了
只抄制度不改文化,台湾教育别再盲人摸象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