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生活服务

【虚度年华.三三】王尔德:女性时尚杂誌的毒舌编辑

【虚度年华.三三】王尔德:女性时尚杂誌的毒舌编辑

1887年,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lide),33岁。


王尔德的名声在当时好坏参半,他虽靠着出版《诗集》打响了名堂,但花枝招展的他亦是不少人的攻击目标。杂誌Punch刊登过一系列漫画和文章讽刺这位唯美主义信徒,他们的编辑柏南德(F.C. Burnand)更以王尔德为原型创作讽刺剧作《上校》(The Colonel)。


结了婚,生了孩子,花花公子王尔德,也不得不为生活踌躇。靠着在《蓓尔美街报》(Pall Mall Gazette)与《戏剧评论》写书评和剧评的微薄稿费,似乎不足以支撑他一家开销,幸好这时有人邀请他当杂誌编辑。


而来邀请他的竟是一本妇女杂誌,或许应该说是淑女吧,1886年创刊的Lady's World :A Magazine of Fashion and Society,主打上流阶级的淑女市场,为阔太们介绍新款时装、化妆品与潮流趋势,教你如何成为一个仪态万千的淑女,然而,王尔德一上场便将Lady一字划掉,将杂誌改名为Woman’s World,别小看这改动,其实象徵了十九世纪末女性社会地位的转变,如果Lady是指待字闺中的少女、家庭主妇和母亲,Woman就是指向那些受过教育,投身职场并获得经济独立条件的女性,市场趋势无疑已经开始转变。


在这里也不得不提Lady’s World出版社Cassell and Co.的市场触觉,他们正是察觉到这种趋势,才会找上王尔德吧,毕竟王尔德在当时伦敦也是个风头人物,言行出众、特立独行、衣着出位,只是把他的名字印在封面上,就足够吸引一班读者。


王尔德的改革还不只是名字,内容上也是向深度迈进的。有别于以往专注于介绍流行服饰的「时装杂誌」,王尔德为杂誌增添不少严肃文章,包括女性教育、政治议题,题材更具社会性和思想深度,王尔德将Woman’s World定位为「第一本为女性而设的社会杂誌」,除了要知道她们穿什幺,更要知道她们想什幺。当然还不少得文学:短篇小说、诗歌,以及介绍文艺界有名女性的传记文章,拓阔了女性的文学市场。王尔德亦在杂誌里自设「文学笔记」(Literary Notes)专栏,撰写评论文章,被他评论过的作家艺术家超过二百人,包括叶慈(W.B. Yeats)、惠特曼(Walt Whitman)、威廉·欧内斯特·亨利(William Ernest Henley)。


虽然如此,王尔德并没放弃时装市场,这里重温一下他对时装的看法:「说到底,时尚是什幺?从艺术角度来看,它通常是一种丑陋的形式,以至人们忍无可忍每六个月便要把它修改一下。」(And, after all, what is a fashion? From the artistic point of view, it is usually a form of view, it is usually a form of ugliness so intolerable that we have to alter it every six months.)单单一句说话,便看出了王尔德幽默讥讽的性格,以及他如此惹火的原因。从这句说话看,王尔德认为时尚的价值不及艺术,时尚不停转,艺术才永恆,但不代表他厌恶时尚。


他讨厌的只是维多利亚风格的时装,紧身、束腰、高胸、裙子像伞一样拱起,王尔德认为这种穿着并不健康,他更推崇唯美主义服饰(Aesthetic Dress),使用前工业时期染料和技艺,拒绝紧身,主张装饰性与实用性兼备。1881年,当时有位Lady Harberton创立了「理性着装协会」(Rational Dress Society),她认为衣着应该宽鬆实用,捨弃骨架胸衣,不应该穿超过七磅重的内衣,从而更健康活力。虽然她的主张不得当时大众认可,被认为离经叛道,但王尔德和他妻子都是她的支持者。从这例子亦可见,女性衣装亦是女性地位抗争的场域。


兴致勃勃地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两年后,王尔德的兴致亦差不多烧光,讨厌每天朝九晚五的他,最后在1889年辞去编辑工作,而Woman’s World亦在他离开一年后宣布停刊。


1887年,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lide),33岁。距离《快乐王子》出版,尚有一年。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