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生活服务

西楚霸王项羽墓考略

项羽是中国古代着名的农民起义领袖,一代霸主,没有他,两千年前的那场楚汉战争就不会那幺光彩夺目,他那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概,尤其是宋代伟大女词人李清照的“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讚颂,鼓舞了历代多少仁人志士为真理而奋斗,司马迁在他着的《史记》把项羽列入帝王纪,并在刘邦前面,足见他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史记•项羽本纪》记载当年刘邦採纳张良”追穷寇” 的建议,垓下之战,使项羽最终败给刘邦。并被逼至乌江自杀(即今安微和县南),而现在的安微和县只是项羽的衣冠冢。江苏省宿迁市项羽故里的项羽研究专家多次来寻找。他真正的陵墓在哪里呢?笔者根据历代史志记载,又根据当地的项羽墓遗址,更是对项羽后人负责,多年来潜心研究,考略如下:

(一)、历代史志记载的项羽墓处所
1、最早记载项羽墓的是司马迁的《史记•项羽本纪》:“项王死,楚地皆降汉,独鲁天下,汉乃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礼仪,为主死节,乃持项王头示鲁,鲁父兄乃降,始,楚怀王曾封项籍为鲁公,及其死,鲁最后下,故以鲁公礼葬项王穀城。汉王为发哀,泣之而去。”又<汉高祖本纪>载:"略定楚地,鲁为楚坚守不下,汉王引诸侯兵北,示鲁父老项羽头,鲁乃降。遂以鲁公号葬项羽穀城。”在此,《史记》均记载了刘邦葬项羽于穀城。

穀城,《中国地名志》、《辞海》、《山东通志》等均记载,即今“山东省平阴县东阿镇,”东阿镇古为穀城,春秋时名小穀,它是春秋时齐恒公为嘉管仲之功而为其所置的食邑。<左传>载:“庄公三十二年,城小谷,为管仲也”。秦时属东郡,称穀城,汉置穀城县,后与东阿县互有撤并。明洪武八年,黄河夺大清河入海,东阿县湮灭,迁入古穀城旧址,设东阿县(即今平阴县东阿镇)。1948年,因国共两党进行拉锯战,东阿县迁后方的桐城镇,即今聊城市东阿县至今。明末清初学者顾炎武当年曾来此考证,并在《日知录》中有过专门论辩(史称小穀辨),即东阿镇此地。现代史学家郭沫若先生在考证后说:“曲阜西北有小穀城”。即此方位。而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在描述狼溪河时记载了其位置曰“又有狼水,出东南大槛山狼溪,西北经穀城西。”确切说明穀城在狼溪河东.

根据《史记》的记载,真正的项羽墓即在穀城,为什幺葬在穀城,司马迁在其着述中阐述的很明了。项羽死后,南方楚地都降了刘邦,唯独鲁地不投降,刘邦带兵征讨,,见当地的人很守礼仪并不相信项羽已死,并为其主死节,刘邦与项羽又是拜把兄弟,楚怀王曾封项羽为鲁公,刘邦便以鲁公礼把项羽葬在穀城,并亲自致了悼词,足见其葬礼的级别之高。

2、《史记》记载了项羽葬在穀城的经过,但没记载其具体方位,而<续郡国志>载:”穀城东十五里有项王冢”。该志书是记载东汉时期上至州,下至县的行政区域并历史古迹。

3、三国时王象、缪袭等人奉诏编着的《皇览》,也详细记载了其方位处所,《皇览》曰:“项羽冢在东郡穀城东去县十五里,”即在穀城县东十五里。该志书是专门记载三国以前历代帝王墓冢处所。王像是三国魏人,穀城当时属魏地。王象等在撰着<皇览>时,对每处帝王墓冢均进行了实地考证。

4、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载:“穀城北三里有项王羽之墓,题曰:“项王之墓。石碣尚存。”该书是我国古代地理名着,它详细记载了全国大小河流一千多条,并详细记载了河附近的历史遗迹、人物掌故,神话传说等。该书描述的一千四百多年前的狼溪河状貌与现在几乎一样。

5、唐太宗李世民之子魏王李泰所着《正义•括地志》载:“项羽冢在济州东阿县东二十七里,穀城西三里。”唐代的东阿县已不在现阳谷县的阿城镇,已迁至鱼山曹植墓西北二十里,与穀城山成东西直线。该书是我国唐代的地理着作,记述全国各州县的沿革、地望、地名、山川、城池、古迹、神话传说、重大历史事件等。

6、唐宪宗时宰相李吉甫所着《元和郡县图志》载:“穀城山(即今平阴县东阿镇黄石山)在县东三十二里”.。“项羽墓,在县东二十七里”。由此推断,项羽墓在穀城山西五里。该书是唐代一部继《正义括地志》后更详尽的地理志书,对当时每一县下沿革及县治迁徙、着名古迹等都有详细记载。

7、明于慎行着<兖州府志>载:“项羽墓,在穀城北”。于慎行是当地人,明万历时阁老,累官至资政大夫、吏部尚书、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赠太子太保,谥文定。他编撰的<兖州府志>被誉为古代志书的典範,上世纪八十年代被评为中国古代十大优秀志书。

8、清代道光年间<东阿县誌>则载:“汉项羽墓,在县城南。”

由此可见,项羽墓在穀城一带,(即今山东省平阴县东阿镇)无疑,只是具体方位不一。

(二)、穀城一带现存项羽墓遗址

1、《清道光年间<东阿县誌>所记载的穀城南旧县乡旧县三村的墓址犹存,据当地人说该墓文革前墓穴高大,且虬柏相照,有两形体高达的柏树,墓柏皆毁于文革时代,现墓冢是1997年在原址堆起的。现仅存墓碑一块,且已断为两截,1995年由笔者在民间找到,仅剩三分之二,《泰安府志》记载了此碑为清乾隆五十三年泰安知府宋思仁去汶阳路过此地:”询诸土人,亦为   王之墓,……”所立,剩余古诗与碑文为:
楚霸王……
一剑亡秦力拔山,
重瞳千载孰能攀。
秋风蕉鹿行人憾,
汉寝于今草亦班。
王之墓有二,一在和州之乌江,至和时,见古墓苍郁,庙宸   ,郡民祈福者日踵接焉。余以感王之英雄,盖世宜于威灵苏濯也。戊申之春,余来守汶阳,过穀城见村碑苔藓,古冢    ,询诸土人亦为  王之墓,凄风瑟瑟,曾舞过而。。。。。。
当地人传说,墓旁曾有一李将军墓,此人史无记载,但清乾隆进士江苏阳湖人洪亮吉在其《东阿寻西楚霸王墓记》一文中,记载了被毁的李将军墓前碑文中有:“李将军从王死,实附葬焉”之句。

《史记》记载了项羽、刘邦、田荣、田横等均在穀城一带进行过大战,项羽并杀汉卒十余万,穀城一带是项羽的根据地之一。因此有众多的心腹大将在穀城镇守,李将军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即《史记》中所说的“鲁父兄”,当地人传说,当时李将军要求刘邦厚葬项羽后,他便在墓前自杀,“为主死节,”当地人便把他葬在项羽墓旁。

2而穀城西,除去现在还存在的三国时曹植墓外,现地面还未见其它大墓葬,但此记载与《魏氏石谱》相符。

3、<水经注>等记载的穀城北,据当地老人代代传忆,古有大型墓葬,后被黄水淹没。现黄石山(即穀城山,秦末隐士黄石公授书张良后居于此)下有大墓,不知何人墓葬。

4、<皇览>、<续郡国志>等记载的穀城东的孟庄村与仁和村东均有大型汉墓,此範围被定为省级文保单位。孟庄村南两座汉墓文革时一座在墓葬上打了大口井,一座倖存。仁和村东几座墓葬(可能是陪葬墓)在文革时毁坏,墓石当时一部分村里盖了房子(现房子上石刻仍存),一部分卖到聊城地区。其中一座规模为一厅六室.厅横樑上刻有”北门长亭”四字.现仍有两座更大的汉墓倖存,并在此处发现有汉代祠堂瓦砾。其中一座在上世纪“文革”时,挖到十米多深,仍没挖到墓葬,便作罢。另一座,上世纪90年代仁和村东因打井勘探,技术人员根据一个点一个点拉线测试后仪器信号显示和他们以往的经验,发现地下二、三十米疑有大型墓葬。时任村支部书记的张庆才回忆,当时江苏徐州勘探队老工程师王信说:"他探井40多年了,发现过许多地下墓葬(据他说江苏省徐州大汉墓就是他在勘探工程时发现的),但此处规模很大。如果王信工程师说的是事实,。这两座墓正应《皇览》所记述的方位和王陵葬俗。当地人也传称为“霸王坟”。

(三)历代文人名士多来穀城一带对项羽墓凭弔、寻蹤并留下诗赋,除去洪亮吉外,还有明清时代王尔梅、尹耕、吴象粥、赵邦彦、董元度等,其中王尔梅在《项王墓》。一诗中有“穀城山畔冢 嵯峨 ,只恨田横死士多”句;张昉初 《项王墓二首》一诗有:剩水残山旧穀城,龙鬓化处草痕生"句:吴象粥有"断竭荒凉石马空,谁从杯土问重瞳。"董元度在其《黄石祠》诗中有"西望陈王墓,东望鲁公陵"等等。
(四)、有关项羽墓的论证
根据《后汉书•司马迁传》记载,司马迁父子两人相继为太史令,掌管大量和翔实的皇家史料,<.史记>的形成倾注了父子二人的毕生心血。司马迁着史以尊重事实为主,曾为李陵事件仗义执言而被汉武帝处以宫刑。因而《史记》因其“反映生活面广博,且真实可靠”被历代史家称为信史。司马迁当年写《史记》前,就“南游江淮,北涉汶、泗,讲业齐鲁之都,观夫子遗风,乡涉邹峄”,撰写<史记>时,亲来“青, 兖、濮”一带考察 ,掌握大量翔实的资料。穀城当时属东郡,治所在濮阳。另外,项羽死后,其鲁地部下不投降,刘邦又亲自带兵来穀城征讨,在当时肯定是重大的历史事件,史官肯定不会也不敢妄记。况且项羽又是那场轰轰烈烈的楚汉战争的主角之一,他死后的归宿,皇家档案肯定有记载,司马迁不会不如实记载。又,<史记>的编撰年代距项羽自杀仅几十年。因此,司马迁所记项羽葬穀城无疑。

但项羽墓的具体方位,到底在哪里呢?
穀城南旧县三村的项羽墓,1995年由山东省文化厅与济南市政府成立“西楚霸王项羽墓论证小组,",进行了山东省省级专家论证,笔者也发表了论文,但与会省市专家因记载不一疑义颇多。有的专家提出召开全国级研讨会,时任济南市文物处长的刘伯勤先生曾提出勘探。原因是该处项羽墓址只是在清道年间的《东阿县誌》才记载其在”县城南”,而明代以前的史志都不在县城南,包括明代东阿人,任万曆等三代帝王师的吏部尚书等职的于慎行所编纂的《兖州府志》(明时当地归属兖州府),则载:“项羽墓在穀城北。”由此可见,该处墓址在清乾隆五十三年前,无正史记载,清道光年间东阿县誌记载”项羽墓在县城南”的依据是清代乾隆五十二年任职泰安知府的宋思仁路过旧县村听当地村民说是项羽墓,以后才认为是在穀城南。清《东阿县誌》说在穀城南,距《皇览》、《水经注》的年代均一千多年了,而《东阿县誌》否定了<续郡国志>、《皇览》、《水经注》、<正义括地志>、《元和郡县图志》、<兖州府志>等,但又没说出否定前者的原因。在距此墓西北一百米多米处,发现一地下通道通向该墓,是古代栈道(此处为商周遗址,有专家说也可能是地下栈道),还是盗墓者所为?究竟何故,有待专家进一步考证。笔者调查了平阴县原博物馆老馆长杨书杰先生,他在文革后期,对该墓进行过调查,据当年参与挖掘该墓的人说,当时此处没有挖着任何墓葬。如果项羽墓真在此处,是墓葬深,当年红卫兵没挖到,还是年代久远,坟冢封土游离,有待勘查证实。

     据山东省原文物局长蒋英炬先生说, 根据古代王陵级葬俗,项羽墓至少要有二、三十米以下的深度,且具一定规模。因为<史记>记载的是以“鲁公”礼而葬,属王陵级。而据 <续郡国志>和《皇览》所载的"穀城东十五里"的方位来看,勘井人员在穀城东所勘测到的大墓和现存墓葬恰与记载和葬俗相符。而<续郡国志》和《皇览》成书的年代也早,三国魏时,而此地当时属魏地,作者王像是魏人,所以此处亦有可信性。其原因之一是这两部志书年代最早,可信性应较大。其二是此处墓葬的规格大。其三,根据历代文人名士穀城寻诵项羽墓的诗句,尤其是清乾隆十七年进士,平原人董元度,曾任江西定远县知县,后改任东昌府教谕,他在穀城山顶吟《黄石公祠》诗中的:"西望陈王墓,东望鲁公陵"句,进一步说明了清朝前期项羽墓仍在穀城东(注:陈王墓即指穀城西八里的鱼山曹植墓,鲁公陵即指穀城东的项羽墓,黄石公祠在两墓中间)的说法。

《水经注》也详细的记载了穀城北三里有“项王羽之冢”,且碑碣尚存,但因黄河多年淤积,地上已无墓葬痕迹,应勘探证实。《水经注》成书年代距《皇览》也有几百年历史,《水经注》虽然否定了《皇览》的说法,但也没说出其中原因。由于《水经注》是一部史料性和可信性强的志书,此处也应作为重要疑点之一。《正义括地址》与《元和郡县图志》及《兖州府志》,应是源自<水经注>。

另外,项羽的故里宿迁市文广局和宿迁市政协的文史专家,根据他们当地的史志和项氏族谱记载及项羽后人相传,都认为项羽墓在此地,并多次来此地寻找,本人多次接待。宿迁市文广局的文史专家杨永杰先生在看了史志记载的几处项羽墓处所后并认为,《皇览》记载的“穀城东”可能性大,因为它记载年代早方位相符,且又现存大型墓葬。杨永杰先生又说,根据项羽后人和他们江苏当地传说,项羽当年并不是只把头颅葬于此,而是把其他被分割的身体部件也运来一起埋葬于此,不然,现安徽和县就不只是衣冠冢。中国秦汉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导师岳庆平教授,是专门研究楚汉战争历史的,经他多年研究,在江苏省举办的“楚风汉韵话徐州”研讨会演讲中明确指出,西楚霸王项羽墓在现山东省平阴县。本人曾带着研究资料亲自到北京大学向他请教,他对此很感兴趣,并说利用中国历史文化对提高当地知名度可做大文章。

虽然项羽当年仅凭一勇之夫而不重视人才的作用,造成了他失败的悲剧,但他是失败的英雄,他推翻秦王朝的历史功绩不可抹煞。“破釜沉舟”为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创造了优秀的战例,司马迁也给予他公正的评价,刘邦当年也给了他厚葬的礼遇。他的功绩与传奇故事给中国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霸王别姬》故事为后人留下了英雄爱美人的干古颂歌,尤其是历史舞台及国内外和港台电视剧的楚霸王热,更使这位古代英雄妇孺皆知。因此,对项羽陵墓也应和其他帝王陵墓一样得到历史的肯定,司马迁在其《史记•留侯论》记载黄石公“圯桥授书”给张良,使张良成为“帝王师”,助刘邦与友军项羽一起首先灭了秦国,后又助刘邦打败了一代霸王项羽,与其说张良有功,但黄石公也功不可没。然而巧合的是黄石公众多遗址在穀城,而项羽却又葬在穀城,历史的巧合不但增添了穀城的历史文化底蕴,也使穀城(东阿镇)更增添了传奇和神秘色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